令計划之子令谷的死亡原因

编辑:热门头条 发表时间:2019-12-18 10:12:04 热度:2642℃

令计划,男,汉族,1956年10月生,山西平陆人,1973年12月参加工作,197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湖南大学工商管理专业毕业,工商管理碩士学位。曾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统战部部长。

此生最让令計划绝望的时刻并非2014年12月22日因严重违纪被组织带走接受调查,而是数年前,2012年3月18日凌晨4点,他的独生子令谷在北京的一场法拉利车祸中当场死亡。

2012年3月18日凌晨4时10分,在北京市北四环保福寺桥东南角发生了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肇事车辆为一辆价值数百万元的黑色法拉利跑車,车上有一男二女。据当天的《北京晚报》报道,该法拉利由西向东行驶时突然失控,撞向桥體南侧的墙壁,随后又反弹撞向北侧护栏。高速连续撞击使得法拉利车身粉碎性解体,发动机被抛到了路中央起火燃烧,车内的三人被远远抛出了车外。

第二天,《新京报》对这一事故也作了报道。《新京报》援引报警人目击者沈先生的话称,他当时正驾车行驶在路上,突然从倒车镜里看到,一团黑影正衝向他的车,他赶紧踩了一脚油门,想要躲避身后高速追来的车辆。随后,沈先生车后的这团黑影直接撞向了辅路的水泥牆,一团火球飞起,一些碎片跌落到了他的车上。他报警后,交警和消防员都很快来到现场,3名乘客中的男性“头下一灘血,已经身亡”。

这名男性正是令谷。发生车祸时,他24岁,正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读研究生。

当晚,在处理车祸的过程中,令计划采用了违纪手段,为了掩盖车祸真相,调派中共中央办公厅属下的中央警卫局人员到车祸现场附近一带进行封锁,导致北京出现“兵變”疑云。

令计划与谷丽萍的独生子令谷之死,一度被封锁消息,但此事平陆老家人早已确知。

2014年农历七月初十,环球人物雜志记者探访了位于长乐镇洪阳村的令家祖坟。当时邻近中元节,按照当地风俗,已是上坟的日子,可令家的墓碑前僅有寥寥几根残香。

令家祖坟紧靠黄河,一块大约100平方米的空地上并没有凸起的坟头,只是四周种着两米来高的柏树,中间的墓碑显得有些孤零零。小卖部老板说:“死了的人,碑上的名字都会用方框圈起来。”说着,他指向了带方框的“令方针”;随后,他又指向了排在第二十二辈最后面的“令谷”:“这个就是计划的儿子,他前两年在北京出车祸死了,還没来得及给他的名字刻上方框。”他的名字来自父母两方的姓,在令家族谱上,令计划与谷丽萍獨子的名字是“令桥”,后来立先祖墓碑时变成了“令谷”。为何改名,族谱编纂人令狐周雅也不清楚其中的缘由。

令谷

令谷的大学同班同学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令谷2007年至2011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化名王子云,同学们都知道他是令计划的儿子”。令谷有时会開豪车来学校,和同学“见面也就点个头打个招呼”;他还组织成立了“战略及国际研究委员会”,用来结交官二代。大学毕业时,令谷没有參加毕业合影留念,“他也不需要这个合影”。虽然“他的成绩不太好”,但2011年还是被保送至北大教育学院读研究生。2012年出车祸时,他的研究生生活尚不满1年。开始同学们还不敢确定车祸的死者就是他,但在各种传言之中,同学们还是发现令谷确实消失了。

阎平告诉环球人物杂志记者,令谷所驾驶的豪车,是原山西省首富张新明自己掏钱买的,然后把它送给了陈川平,陈川平为讨好‘舅舅’令计划,又把它送给了令谷。

令谷之死,成了推倒令计划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儿子的奢糜生活以惨烈的方式暴露于公众视野中,无论“西山会”有多少攻守同盟都掩盖不了。

令谷当场身亡,车上另载有两位年轻貌美的藏族女子,一人赤身裸体,另一人几乎半裸。

事发后,连当时死亡的司机令谷三人都被送往医院,青海省公安厅副厅长的女儿算是幸运,伤及腹部,肚破肠流,治愈后返回青海疗养了。


而另一位伤得很严重,生命曾一度垂危;她昏迷了两个星期,性命虽保下来了,但失去了两条腿外,腰以下也全部瘫痪了。2012年8月,她在北京接受治疗期间,开始感到寂寞,就常给朋友们发短讯,聊到车祸的事。一个月后,她突然感到不舒服,医生就给她打了一针,昏睡过去后,就再也没有醒来,医院宣布她突然死亡。

在法拉利撞车事件后,令计划为了不影响仕途,找人出资几千万赔偿给两名女子家庭。两女的家长也曾表示不会追究,一切认命。据后来调查,当时出资几千万替令计划埋单的,不是别人,正是时任中石油董事长的蒋洁敏,蒋即被逮捕。

北京参加葬礼期间,所有食宿交通费用均由官方包办,在京用车都由官方提供。所有亲属都被严格控制,丧礼上不能拍照,并要求所有参与丧礼的人士严守秘密。

在令谷车祸身亡,令计划被捕后,谷丽萍受到了沉重打击,得了抑郁症。